咨询热线:021-67751701

海上风电打开成长空间,船级社认证未雨绸缪

疫情加速造船行业复苏,后续有望景气向上 船舶行业的景气度受国际贸易量、全球海运市场繁荣度影响,同时也受船舶到寿换 新等的影响,呈现出较强周期性。典型的船舶周期可以分为复苏、繁荣、衰退、萧条 4 个 阶段。 根据周期的长短分类,船舶周期可分为长周期、中周期和短周期 3 个主要的类型。 长周期和经济发展长周期基本吻合,一般为 20~30 年左右,甚至更长一些;中周期则不 固定,一般为 7~15 年;而短周期一般则只有 3~4 年,或者更短一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 世纪以来船舶行业大致经历了 6 个阶段

1655965638895.png

自 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船舶行业已经进行了 10 余年的调整。新冠疫情让全 球航运市场的正常运行受到较大影响,出现运力紧缺,2021 年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 BDI 一度突破 5000 大关,创下新高,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 SCFI 综合指数持续走高并一 直维持到 2022 年。

船舶使用寿命大概是 15~25 年,上一轮交付高峰 2010 年,行业有望在 2025 年前后 开始逐步迎来新的替换需求。

同时,世界造船重心仍在继续向中国转移,2021 年中国造船完工量已经占据接近半 壁江山。全年新接散货船和集装箱船分别占全球该类型新船订单总量的 76.4%和 60.9%。 全球 18 种主要船型分类中,中国有 10 种船型新接订单量位居世界第一。

从过去 10 年全球造船三大指标历年增速来看,每一轮造船小高峰中,均是新接订单 首先出现增速高峰,下一年手持订单增速达到高峰,再下一年造船完工量达到增速高峰。 2021 年全球造船新接订单快速上升,按照相同趋势预估,造船完工量有望在 2023 年 开始快速上涨。

海工:全球油价创近 7 年新高,海工营收有望边际向上 进入 21 世纪,全球范围内,海洋油气开采在整个油气开采中所占比例逐渐提高。同 时,随着石油勘探技术的进步,海洋油气开发也逐渐由浅海转向深海。

海洋油气的开发包括勘探、开发、生产、加工、储运等多个环节,需要用到多种类型 海洋工程设备,其中钻井平台、生产平台、海洋工程辅助船是最为主要的三类。 钻井平台有多种类型,其中自升式、半潜式、钻井船是数量最多的 3 类。对于浮式钻 井平台,需要通过系泊系统对钻井平台予以固定。

包括钻井平台建造、租赁运营在内的海洋工程投资与油气价格关联度较高。油气价 格上涨或预期上涨时,油气勘测开发和生产活动的水平会提高,反之则下降。长期的生产 和经营实践还表明,油气公司资本开支的变化相较于油气价格的变化还存在一定的滞后。 国际油价的上一轮高峰出现在 2011-2014 年之间,此后波动向下直到 2020 年 4 月达 到 18.5 美元/桶,自此之后,石油价格一路上升,达到 110 美元/桶,创下 7 年以来的新高。


与石油价格相对应,海洋钻井平台订单数目在 2011-2014 年维持高位并在 2014 年之 后直线下降,钻井平台交付情况也在随后的几年内呈现下降趋势。


截至 2020 年 5 月,根据 IHS Markit 数据,全球钻井平台手持订单共 77 座,其中中 国拥有 44 座,占比 59%。钻井船及半潜式钻井平台两款浮式钻井平台合计 26 艘/座,合 计占比 36%。从 2018 年的 156 座到 2019 年的 102 座,再到 2020 年的 77 座,钻井平台 手持订单数量也呈下降趋势。


2020 年下半年以来,油价持续上涨,当前已创近 7 年新高。油气开采行业景气度有 所复苏:用于统计全球活跃钻井平台数量的贝克休斯钻井平台数 2021 年以来持续攀升, 与石油价格的趋势高度一致。 展望后续,油气开采行业投资有望进一步复苏:美国能源信息署近日上调 2022 年布 伦特原油价格至 82.87 美元/桶,油价 2022 年预估将高位维持。中海油服(601808)发布 的 2022 年战略指引也提及:“2022 年全球原油需求预计仍将持续增长,全球上游勘探开 发资本支出总量较 2021 年相比增加约 24%,油田服务市场复苏态势进一步确立”。


漂浮式海上风电:成长空间打开,漂浮式海上风电大势所趋,预测未来 10 年复合增速 80% 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大背景下,全球能源结构中清洁能源占比逐步提升,风电在其中占 据重要角色。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(GWEC)报告,过去 20 年,全球风电装机快速上升, 20 年年累计装机复合增速约 20%,年新增装机量复合增速约 15%。

风电分为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,海风具有发电效率高、土地资源限制少等优点,但由 于建设成本高、技术难度大等原因,此前的发展中落后于陆风。近年来随着技术成熟、政 策鼓励,海风新增装机占比不断提升,2017-2020 年达到 7-10%。展望未来,GWEC 预 测到 2025 年海风在新建装机中的占比将提高至 20%以上,海上风电前景广阔。

海风又可以分为近浅海风电和深远海风电,水深低于 50m 的近浅海当前主要采用固 定式风电平台,水深超过 50m 的深远海,固定式方案成本急剧上升,借助海洋工程漂浮 式钻井平台的技术和经验,漂浮式风电成为了一个必然的选择。据统计,世界上 80%以 上的海上风电潜在资源位于水深超过 60 米的深远海区域,由此看来,漂浮式风电将是未 来海上风电发展的大势所趋,美国能源部的统计数据也展示了这一趋势。

根据世界风能理事会报告,世界上最适合发展漂浮式风电的地区主要有欧洲、日本、 韩国、中国台湾、南非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阿根廷、智利、美国西海岸、中国南海岸等。

世界上第一个 MW 级漂浮式风电项目是 2009 年挪威的 Hywind 项目,单机容量 2.3MW,场址水深 220 米,至今仍在服役。发展到今天,漂浮式风电主要有 4 种技术形 式,分别是驳船式、半潜式、立柱式、张力腿式。上述挪威 Hywind 项目为立柱式。

根据 GWEC 数据,截至 2021 年 7 月,全球累计共有 71.3MW 漂浮式风电装机,其 中立柱式占比最高,达 56%。但若将目前尚处于开发中的漂浮式风电项目也考虑在内,则 半潜式占据绝对优势,占比达 66%。

成本问题是漂浮式风电进一步商业化应用的重要问题。根据美国能源部统计的多个 研究机构做出的预测,漂浮式风电平准化发电成本有望从 2020 年的 160 美元/MWh 下降 到 2030 年的 60-105 美元/MWh,将有助于漂浮式风电的进一步应用。

成本的下降主要来 自于: 

 利用现有的供应链; 

 优化漂浮结构,使用更轻的组件,更高程度的模块化;

 减少建造过程的步骤和复杂度,如在码头完成风机和底部结构的组装; 

 自动化浮动平台的生产和制造; 

 在更高风速带来的受益超越远离海岸、环境恶劣带来的成本的前提下走向深海。

根据船级社最新信息,海上风电有关的产品:叶片、风机、系泊设备锚链、通信控制系统、信号系统、压载系统、通风系统、消防系统、救生设备、非金属材料、锻件、铸件均需取得船级社认证证书。。

如没特殊注明,文章均为思绪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://www.shsixu.com/content/648.html